invisiblity

与咸鱼为伴的老鹳

【SQ】星辰艳火


人设以及大部分情节和对话都来自坛九的漫画
挑了我特别喜欢的几个情节写故事 有拼凑和改动 然后那个私设什么的如果后来被打脸了 我争取回来改圆了它😂
如果毁了那非常抱歉<(_ _)>
没想到竟然赶上了情人节~

bgm   远辰 - 陈粒
           艳火 - 张悬

————

    硬脆的高脚杯又一次磕在桌角,氤氲在红酒里的碎片上残余着发黑的唇色。玫瑰花瓣边缘蔫坏卷曲,失了原色。而溢开的酒将它一丝丝,一丝丝地,渗透,浸染,吞噬,毁灭。
    鲜血一样。

    空柜子里窸窣,一束光从缝隙塞进黑暗,打在浅色的发丝上。混着陈灰的燥热,心跳被压抑。气息奄浅。

    “秋瞳?”

    “秋瞳!”

    她的名字夹在酒气里被吐出。她不吭声。
    不久她听见门被重重摔上。

    当秋瞳再一次从衣柜里探身,家里的布局结构陌生得令人心慌。
    碎花的连衣裙摆被她捏得褶皱。

    她再也见不到父母出现在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 秋瞳与母亲一起生活。而母亲与艺术谈着一场漫长的爱恋,也不大理睬她这个女儿。
    实话讲,这样的人,看上去好酷。
    可是,为什么是她的母亲呢。

    小心翼翼地交谈,生怕弄出一点差错,机械而礼貌。对所有人都是如此。
    可是。

    没有交心的时日。

    独自一人的时日。

    她像一粒遥远天边寂寞的星辰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 “浅色头发那个。”

    “祝我成功要到手机号。”

    南高的湛蓝色制服在交错的人群中本身就引人注目。更不必说那个女生,在如此喧嚣车站上,莫名的恬静,抿着嘴轻笑着旁观人来人往,阳光好像能穿透与它一色的微卷长发,每一寸发丝都反射出星辰的余辉。

    “你好!”

    秋瞳闻声,呼出上扬的语调。那俨然是一个二附中的女生。那个女生高得出奇,黑色头发披散在肩,因为被汗水浸湿而纠缠成几股。
    她礼貌性地把嘴角扬起,眼睛弯成一道月弧,认真倾听陌生女生的话语,却等不到下一句。
    秋瞳心慌。
    自己应该没有做错什么吧。

    孙璟很郁闷。
    一向善于打交道,可面对那样可爱的女孩子,竟然失手了。
    浅发女生将微卷的睫毛抬起,剔透的眼眸直击她的魂。她启齿一笑,温柔如水,发梢间好像绽开了一丛静好的栀子花。
    她仿佛置身于纯白的深渊,大脑失重似的晕眩。

    下一句话,该说什么了?
    真的有栀子花味道的洗发水吗?
    她好可爱。

    她感到胸口那颗剧烈运动的心脏将要扭曲抽搐。脸颊也无端发烫。
    栀子香味飘散的夏天傍晚,她从公交车站落荒而逃。

    不久孙璟在她奇异的人际圈里打听到了秋瞳的名字。恰巧不巧,那天下午她正撸起袖子抱着篮球,打算虐一虐对面的时候,似曾相识的一抹淡雅浅色恍惚从篱栏外经过。
    孙璟不假思索丢了球追上。

    “秋瞳——!!”

    浅发女生回眸,眼中蒙着一丝迷茫,手足无措地愣在原地,想不起应当怎样答话。

    “……你好。”
    “我叫孙璟。”
    终于,她伸出右手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 同乘一班公交车回家的女孩子,认识了就很容易熟络。
    高中的学习是难以想象的辛苦。秋瞳总是噙着栀子花香,听孙璟抱怨完试卷,一脸兴奋地向她炫耀早读课抽空单挑篮球,随手虐了几个菜。她很愿意听她说话,或许她仅仅是羡慕生命中有热爱与热情,而孙璟是唯一愿意与她分享的人。孙璟像是跨年夜里绚烂的焰火,绽放出惊艳的火星,广场上所有路客都驻足,仰头,叹赏。而她在遥远的天边冷清地看着这一切。艳火溅了一粒火星到她身边,点点头和她问好。
    秋瞳要被这星点暖意热化了。

    又是一个人在家的周末。
    偌大的房间空空荡荡。设施那么齐全,可只她一个人而已。速冻的盒饭嚼起来索然无味。

    “有空吗?”秋瞳一念之间地打开微信,点开了那个无数次窥视的对话框。
    “有的有的。”对方几乎秒回。
    “来我家玩吧。”
    “好啊。”孙璟绑起头发,全然不顾地朝着她无数次远望的房子飞奔而去。

    秋瞳的家在最高的楼层,阳台近乎有一个餐厅的大小,墙壁是一层透光的无色玻璃,夜晚自上而下可以俯瞰整座城市的灯火阑珊。木条铺的地板踩上去哐当哐当地响。
    “这里的风果然很舒服啊。”
    孙璟张开双臂,感受夏末秋初的微凉晚风从她的周身环过,从指尖流走。

    “喝饮料吗?”
    “喝!”
    孙璟旋开瓶盖,一缕雾水婀娜,冰镇的茉莉花绿茶带着秋瞳特有的栀子花香,饮料盈满口腔,冰凉的同时,微苦而清香。
    “你经常这样自己一个人在家吗?”
    “对啊。”

    秋瞳的话一向很少,可这不妨碍孙璟感受到她的优秀。
    永远保持着翩翩的风度,永远带着善意与温柔注视着世间百态。优异的成绩,低调的性格,孙璟曾一直以为是良好的家教所培养,而如今看来,这似乎更类似于孤僻。她的心陡然一沉。

    “寂寞吗?”
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 “寂寞吗?”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 “当然会寂寞啊。”
    秋瞳坐在地板上,双手拢住膝盖,垂头埋在臂弯里,不愿承认地闷声。
    孙璟紧挨着她坐下,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 “那么!下次你觉得寂寞时,就给我打个电话吧!”

    秋瞳惊异地睁开眼睛,不敢偏一偏视线看身边的孙璟。

    “然后咻咻~孙璟就会为你飞奔而来了!”

    秋瞳鼻腔一酸,拼命瞪大眼睛,不让滚烫的液体覆盖自己的眼瞳。
    她抬起手臂伸出小拇指,竭力控制自己声音的颤抖,挤出微弱的声音。
    “说好了哦?”

    孙璟不自觉露出皓白的牙齿,垂眼凝视她。她也同样伸出修长的小拇指,勾住她。
    “说好了!”

    天色完全沦为墨蓝。一瞬间,华灯初上。几乎满城的人家打开了白炽灯,幽微从窗口透出,与暖色车灯汇聚成繁华的星空,与头顶星汉接壤。
    她们仿佛悬空在冷暖交流的偌大宇宙。
    两粒星辰。

    “秋瞳,”夜色如水。孙璟处于半麻痹状态的大脑停止了思索,隐藏了许久的话语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涌上。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 秋瞳双颊染上了从未如此浓重的红晕。她听懂了。她的心跳突兀紊乱,思绪如同一团乱麻。
    她应该怎么办?
    拒绝还是答应?
    她喜欢孙璟吗?
    喜欢。不是那种喜欢。
    她不想失去她。

    “孙璟……”
    “我很珍惜你的。”
    “所以我不想嘻嘻哈哈的把这件事带过去。”

    “我只要你不拒绝。”孙璟的声音听不出情绪。她闭上眼睛。

    风声悠扬。

    她看见秋瞳的侧脸,秋瞳眼色复杂,抿着嘴。再慌张,她也是似笑非笑的神情,嘴角竟浮现出一点酒窝。
    “看我!”
    秋瞳乖乖转头。
    “笑一下。”
    她眨眨眼,没有从命。
    “笑一下嘛。我要看酒窝!”
    秋瞳抿起嘴唇,用力咧起嘴角,两边脸颊便浅浅漾出平时不易流露的酒窝。

    天呐巨可爱!
    孙璟在心里喊。
    “以后只对我这样笑好不好!我不要给别人看!”
    秋瞳望见她孩子般的模样。噗嗤一声笑出来,轻轻点头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 南高与二附中纠葛可谓渊源已久,所激发的赌球也如约而至。

    孙璟他们赶到南高的篮球场时,已是将近傍晚,太阳最为毒辣。

    “你们来晚了吧?”南高的领队白着一张脸,边热身边恶狠狠地招呼。
    场边早已围上了一群围观的南高学生,挑衅的呼喊此起彼伏。孙璟一阵不爽不好表露,拍着球出气。

    秋瞳缓缓整理好书包从林荫道踱步向公交车站,隐约听见人群中呼喊出二附中的名字。她调节反射性地怔住,拨开重重人群,猫腰钻到最前方。当看到灰色校服里熟悉的黑发和高挑身影,她再一次愣住,双手紧紧攥住书包背带,一滴汗水顺脸颊落下。
    “孙璟!?”

    哨声响起,场面迅速扩开了去。3V3两男一女的篮球战术南高自以为看得破,便死守两个高个男生。孙璟得到空位,顺势接球。干脆利落越过防守,三步上篮,娴熟地将篮球拖进篮筐。她右侧手腿皆戴黑色的护臂护膝,长发绑成马尾高高昂立在头顶,一甩头几绺发丝带风。听见球入网的摩挲声,便轻巧地跑开继续下一个站位,笑容昂扬,眼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亮。

    秋瞳所见到的孙璟从来都是活力满满,所以她不难想象她在球场驰骋的模样。而此刻一见,仍然被深深震撼。在男生群里丝毫不显弱势,可以巧攻,可以硬杠,眼神投入而坚定。
    是真的很迷人。
   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极速加快。

    南高篮球队原本表现平平的女生咬牙晃过孙璟咄咄逼人的抢断,投进一个两分,南高势气大涨,周边的呼声浪潮也被推涌到最高。
    狼烟四起。

    孙璟愧疚自己的倏忽,也深感体力逐渐耗尽。汗珠从额头滚落,挂上睫毛掉进眼睛咸涩不堪,视线一片模糊。换发的短暂间隙,她弓背将手支撑在膝盖,张口呼吸,除了自己腔内沉重的换气流通,恍惚只能听见场外单调的多人齐声呼喊的“南高”不停重播。

    “孙璟——!”
    感觉熟悉的声音从右耳传输到大脑神经,她下意识地转头,秋瞳正在她十米内的场边。

    “加油!!”

    孙璟懵了。她听不见其它任何声响,仿佛这是全场唯一的声音。
    完了,她前面打得好烂!

    秋瞳也懵了。
    她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会引来周边许多校友的不满和责问,却没有想过如何应对。其实她根本没有感受到自己归属于南高。
    她仅仅不想看见孙璟孤立无援的模样。
    她只想声援她,陪伴她,无论她身后是千军万马,还是旷野悬崖。

    争执声在祁放的劝解中平息,却依旧在孙璟的脑海里萦绕。
    加油。
    她说加油。

    面对秋瞳的方向,她攥紧右拳直到骨骼分明析出,用力举过头顶。
    整个场地寂静得只剩她的呼吸。

    “我说学长,我们的进攻,还可以更猛烈一些。”

————

    “嘟————”

    36:38
    二附中惜败南高。

    “我输了。”
    “但你还是很厉害!”

    夕阳渐暗。
    她们的拥抱浓得晕不开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 祁放的生日趴举办时,已经临近冬天。晚风的凉意很浓。
    孙璟换上纺纱质地的中袖长衣,白底而领口墨色晕染。她帅气的母上大人还特地挑了一支暗红色号的口红给她点上。孙璟怀疑它是否为十年前购置,毕竟它已经干得擦不上唇。

    秋瞳的白色礼服裙摆褶皱,星星点点熠着光。两缕鬓发编成麻花辫子扎在脑后系成一个蝴蝶结,更是赏心悦目。
    她自然在派对上深受男生欢迎,身旁被围得密不透风,甚至有人直言不讳裸露对她的倾心。

    “秋瞳是我的!”
    孙璟心急如焚,暴躁地将那个男生的椅子抽掉。其余的人只当是玩笑,只有孙璟又独自懊恼。
    修养不够啊。
    修养不够……
    她的喉咙一阵干涩,赶紧咽了一口果酒。果酒冰冷而涩嘴,孙璟尝不出一点甜味,反而堵塞的情绪漫到了鼻腔,淹没大脑。

    “如果有一天,你有了喜欢的人了,”送秋瞳回家的路上她莫名其妙地开口。
    “请一定要告诉我。好吗?”

    她感到整个脸都在发烧,眼圈已经泛了红。再多说一个字眼泪就要决堤滚落。

    “啊,好像到你家了。那我先闪啦,拜拜。”她转头看到音乐喷泉,飞溅起的凉水打在脸上。她转身就要离开,不愿让秋瞳看见她狼狈的模样。
    左手手腕贴上冰凉的手指,被一股强大的牵引力拽回,随即领口也被一把抓扯。孙璟来不及反应,嘴唇就被绵软的什么贴上,眼前是放大的秋瞳的脸。
    秋瞳浅粉的唇釉太厚太绵太黏太腻,润泽了孙璟早已干瘪开裂的嘴角。秋瞳不敢睁眼。孙璟也闭上眼睛,挽住秋瞳的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 有谁放的烟花蹿上了天边,炸裂的声响充斥耳畔。一粒光影迸发出绚烂的无数火星,点点洒满云天,映亮整片黑夜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 她们是彼此的星辰艳火。

fin.

评论(4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