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visiblity

与咸鱼为伴的老鹳

【楚云秀×我】幻然


*百合 注意避雷
*碎碎念的随笔

    我只身一人来到苏州。正值梅雨,傍晚旧黄泛起,水灰朦胧。
    是偷溜出来的没错呢。我抱着校服外套。
    眼前便是烟雨的大楼。
    她在哪里。

    队员陆续散场。距离上一个离开有六分四十二秒了。
    她怎么还没出来。

    我看见她了。是熟悉的一身水绿色运动款队服。脚踩的艳红高跟鞋呼应着炽烈的唇。她翻找手提包的深处,掏出纸烟。看上去心情不太好,点火时有些颤抖。
    可能刚刚和人干了一架。

    我不认识她。或者说,她不认识我。
    狭义广义很好区分。
    好不公平。
    我将指甲掐进手心。

    我硬着头皮走上前。
    “楚队我……是您的粉丝……”
    “谢谢。小姑娘哪儿来的?”她叼着烟,呼出一缕淡烟。语气仍焦躁生硬,可我听出有些缓和。

    也不是每天都有围堵的粉丝。
    也不是每天都空空荡荡。
    可巧不巧,这天偏只我一个。
    我试图吞咽些什么,内心混乱疯掉。

    “C市来的。”我回答。末了还添上一句,“苏锡常也算半个老乡啊。”
    她看着我的眼睛不经意一笑。
    “逃出来的。”陈述句,她显然瞥见了我的校服。我眯了眼睛讨好似的看她。
    她伸手想接我给她签名的卡片,却发觉我并无此意。

    “我只是来表白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 她也没有诧异。
    “那陪我走走夜苏州好了。”她举起纸烟深吸,烟雾缭绕,而她露出最上镜最标致的笑。不羁与事故,寂苦与甜美,对比竟鲜明。
    她才不过二十岁,怎么连郁抑都如此成熟。
    我竭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故意在深嗅她周遭的烟缕。
    像是偷窃。
    从小嗅烟的嗜好,我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前提是,烟的主人,要好看。
    秃顶大叔的烟我才不要去闻。

    她的烟意外地令人愉快。
    烟味刺激我心脏的跳频,每一次跳动都从内撞击我的耳膜。以至那晚的夜景,我只记得灯火的光斑。
    身边一抹黯艳色,我却一句话也不得讲。
    我忘了如何言语。
    该死。
    我好喜欢她。

    静默。

    “楚队……”
    她顽劣似的揪住我的马尾,用抹着半截红色甲漆的修长食指抵住我的嘴唇。
    “云秀。”

    “秀秀!”我笑,声音不大,却不停旋撞在凉意如水的夜色。
    想把先前准备的鼓舞说出来,却发觉气氛并非我所想象。
    那算了,不说了。
    反正我偏爱如是这样。

    “战队没问题。”她忽然开口。
    我愣了。
    “我能扛。”
    她的烟灭了,掐灭的,用她纤长的指甲。
    忽而鼻酸。
    我终于从记忆零碎搜索到一个词语。
    孤勇,
    是她。

    我面对着风抱紧她。
    她僵住了。我感觉到她背脊一颤。

    她好高。本就比我高了一截,偏又踩了一双恨天高。方才不觉仰视,而现在。
    她的大波浪卷发垂下一绺落在我的脸颊,风卷细浪。
    搔痒。
    越来越近。
    一秒钟被割裂成无数次心跳。
    我几乎要抱头蜷缩。

    她吻住了我。
    很浅。
    绵软虚幻,没有一点真实感。
    像是幻灭。
    她的呼吸打在垂下的长发上游走在我的脸颊和脖颈。
    透不了气。
    好烫。
    我完了。

    我不敢合眼。
    我看着她的长睫覆翳,投下淡淡的阴影。

    她好美。

    气氛是暗红。
    语言是灰。
    她的口红是甜的,混着烟草和紫罗兰香水味。
    她是我的女王。
    欲而亡侵。
    好不公平。

    她离开我的唇。口红被晕得零乱。
    她随手擦净。
    “忘了它。”
    恳求抑或命令。
    我仍在恍惚中,满脑子里想的是“这个妖精”。

    她顺手摘下我的发圈,将涔汗的长发束起,得意或是挑衅,满意地朝我勾了嘴角。
    无邪得像只猫。

    我想她回家大概能把清单上“与陌生人接吻”这条划掉。

    怎么忘了它。
    她不是我的。可它是啊。

    那晚的环境,比她的口红暗些。
    像是高脚杯里摇晃的红酒,倒映着纸醉金迷。
    像是Young And Beautiful金属感诱惑的曲调,Lana Del Rey淡唱繁华的冷音。
    像是幻灭,像是醉生梦死。

    可街边放的却是Taylor Swift,是不合拍的节奏和绚烂。

    You are the best thing that's ever been mine.

    真是的。

评论(20)

热度(24)

  1. 有猫病的隼invisiblit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括号爱好者老隼的100字长评 在死皮赖脸了好几天后终于看到了@invisibility的文并一时激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