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visiblity

与咸鱼为伴的老鹳

舞会上的一个画面

*楚苏
*二模复习期间混乱的摸鱼




楚云秀拖着玫瑰样的冗长裙幅,被那些酒气熏天的男人扰到厌恶,干脆用力把鞋跟一跺,踩在下一个骚扰者脚上,赤脚逃到露天阳台,点燃一支烟,倚在白漆涂抹的雕花木槛上。
还没嗅到气儿,指尖夹的烟卷就被抽掉换成了粉色小酒。
是苏沐橙来了,甜甜地叫秀秀。
即使在这样的场合,她的服饰依旧带着少女感。
灯光有些暗,楚云秀觉得苏沐橙欲坠的假睫毛也妖媚了起来。
她舔了一口高脚杯壁沾的酒,随手往瓷砖地上一磕。

苏沐橙不动声色。
她取了一盏蓝莓酒倒在嘴里半含着,腮帮子鼓鼓囊囊,像是乖乖女的头一回叛逆,似笑非笑。
星光在她弯着的眼睛里似灭非灭。

楚云秀果然到她舌尖上抢蓝莓酒。

众目睽睽之下她们跳了一支舞步混乱的华尔兹。

苏沐橙当然知道楚云秀只喝蓝莓酒。

楚云秀更清楚的是,口红甜得发腻。

评论(6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