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visiblity

与咸鱼为伴的老鹳

这是一篇迟到了非常久的repo
抱歉抱歉
同样占tag也致歉
@空山新雨 太太的楚苏 人鱼

就说说引爆我的几个画面吧

    第一个,是楚苏初识时的告别,云秀塞了一支口红到沐橙手里。
    [“本来也是买错了的,你要喜欢就正好,不喜欢的话,就当替我扔了。”]
    楚云秀的脾气一览无余。她干脆利落断舍离,说话带着锐气。
    而接下来的色调却柔和得不能够。苏沐橙就着小夜灯拆开礼盒,动作一定是轻的慢的,甚至不敢呼吸。因为小心翼翼,因为擂鼓的心脏。
    对一个人产生好感,最容易也最困难的方式,便是“恰好”的默契。那一支口红,恰好是她想买给自己的元旦礼物。
    [她旋出膏体,沾了一点在唇缝间抿开,很浅淡的一抹红。
      极衬她。]
    这就是了。
    我想,若是别人多了一支口红,大会自己留着。可楚云秀便不是那样。她拒绝占有多余的美丽,她是烈酒呛口。而就算她缺一支口红,遇到与浅红更相衬的苏沐橙,也定会给她。
    便是美人惜美人。

    第二个是苏沐橙缀着蕾丝,在水中摇曳的场景。
    那是在为楚云秀作人鱼之泪香水广告时的爆发。
    [她喜欢钻石,爱它锋利泠然,却也忘了美的杀意也是有对象的,恰好,她正是被谋杀的那位。]
    她要挣的钻石,凌厉切割,锐利而寒。而血是热的,心滚烫又柔软。钻石贴紧心脏,怎么会不疼。

    [她热切地、绝望地看镜头,笑容彻底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寂静无声的千言万语,是冰川覆盖下的岩浆奔流。爱是滚烫镪水灌入体腔,苏沐橙跟着沸腾,但周身又是那样冷,那样顺滑而充满柔性阻力。
      她终究是被封住了。
      一双大而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摄像机,盯着每一个窥伺着镜头的人。那已经是种近乎恐怖的、森然的美感了。
      然后她在心里颤抖着说。
      ——像山川一阵轰响,冰盖下流出冷泉。
      我喜欢你啊。
      真的,真的,非常喜欢你。
      非常,非常喜欢你了。
      用心之过,像要耗尽一切。]

    ↑↑↑
    我!赞美太太的文笔!
    这是怎样一种矛盾和纠结,是怎样一种掩埋和压抑,又是怎样一种热切和痴魔。
    她已经是无谓地盯着镜头,是绝望,是坦露。她是不愿被灼灼的成百上千道目光窥视的,那仿若审视,像刺,像深掘她的隐私。
    她怎样承受怎样自我保护?
    把自己撕碎,把自己的种种都裸露在眼神里面。她近乎在自戕。而你们,你,是不是懂?
    她那么烫,又那么冷。

    我最喜欢的形容,莫过于那“森然的美感”。
    真心觉得这一段描写太精彩太震撼。苏沐橙的体态通感和反复呢喃呐喊的心理描写交融,如同压抑迸发的火山,在瞬间喷发,毁灭式的。这一次用尽力气连颤抖都无力的感觉;热切而绝望的感觉;自我毁灭的感觉,都在画面里呈现。
    不得不吹爆!!!!

    还有是楚云秀在泳池里挣扎。
    她是在游动的时候近乎睡梦,溺入水中。
    她坠落,下沉,[她彻底失了所有依凭。]是无助。
    可她又那样镇静,她脑海里有无数自救的声音。她溺水的那一瞬,是否幻想苏沐橙的体温呢。
    她上岸后是迷懵的。她那样混乱。她没有其它知觉。碘酒颜色的水渍一滴一滴落在地上,她是靠视觉才分辨出自己的伤。
    [她咬破了自己,伤口横亘整个口腔内壁。]
    痛觉永远在事故之后才发作。
    包括后文楚云秀无节制的酒,这也是一种自我毁灭,与苏沐橙不同的是,楚云秀更多表现在肉体的痛虐上,是更直接猛烈,是暗红不含蓄的,歇斯底里的残忍。

    后文萌甜的部分喜欢那个叫“苏沐橙”的撞晕的奶团子,当然还有苏沐橙的类似撒娇告白后,强吻她的,又是那个楚云秀的楚云秀。
    好像她们是彼此的组成部分。

    总之就是要用力赞美太太,不论是人物,构思和文笔,用惊艳来形容绝对不为过!
    最后 太太一定要一切顺利!

评论(8)

热度(14)